如做糖水般细熬慢炖 让绘本与动画出现心中的爱和美
图说:研讨会现场 官方图 下同

  昨日下午,阳光洒在中福会庭前的草坪上,一场“出现心中的爱和美——绘本与动画电影跨界协作”研讨会正在讨论绘本中的爱和美,怎么将之写进动画电影,写进每一个孩子和爸爸妈妈的心中。“其实,爱和美原本就在咱们身边,仅仅有时候被焦虑遮盖了。”上海原本影业有限公司总裁王磊说做动画电影,要像做糖水相同,细熬慢炖,守住韶光,无愧于心。

涓涓流动 爱和温暖

  之所以会说到“糖水”,由于这和王磊制造的一部新动画电影——《向着亮堂那方》有关。比起《哪吒》《姜子牙》这样长篇的大江大河,这部《向着亮堂那方》更像一部动画版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8个绘本中的小故事串联起来,或是水墨、或是彩铅,或是剪纸、或是水彩……爱和温暖如山泉小溪,涓涓流动,汇入心间。关于“糖水铺”的故事,便是其间8个故事之一。

图说:《蒯老伯的糖水铺》封面

  绘本里的故事,简略到几分钟就可以翻完,却又能像一首诗,久久萦绕在心头。8个故事里,《小兔的问题》很简略,小兔问妈妈“为什么你的耳朵长长的?”妈妈说,“由于那样妈妈就能听见很远很远的声响了。”“但是为什么要听那么远的声响呢?”“由于妈妈要一向听啊听,好听到小兔子传来的音讯?”“但是小兔子就在你身边呢。”“等小兔子长大了,就要脱离妈妈去很远很远的当地了。”还有那个和糖水有关的《蒯老伯的糖水铺》,深夜的糖水铺里,人们交换着糖水,传递着爱……故事虽短,却都耐人寻味。
  能把这些温暖搬上荧幕,要感谢中福会出版社将这些原创绘本授权,也是原有绘本IP深度开发运营的一次立异探究,“关于这部电影来说,爱和美便是最大的IP。”王磊的希望是,“下一年这部电影上映后,家长和孩子看完,能多牵一会手,多一点倾听。”

搬上荧幕 文火慢炖

  说得名利点,做绘本不是挣钱的事,许多作者都是用业余时间发明。比方《小兔的问题》的作者是位电脑工程师,一位不擅言辞的爸爸,他把爱化作绘本。《蒯老伯的糖水铺》的作者蒋玉娟也说,“不是为了稿酬,是为了愿望。”她15年前读大三时,教师带她去出版社,修改给他们讲了一本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,她就想有朝一日,必定要做绘本。现在她的孩子8岁了,伴着她的绘本长大。
  要把绘本搬上荧幕,承受票房的查验,的确有些残暴,就像原上海联和院线副总经理吴鹤沪说的那样,“在一个擂台上,轻量级和重量级的比拼。”不过,这也迫使发明者放出大招。就拿拍照《蒯老伯的糖水铺》的导演俞昆来说,她专门去法国留学学习动画专业。刚刚学成归来那些年,她发现商场上没有人关怀动画片,都忙着关怀商场和票房,没有人会停下脚步听听她想在动画片里表达的情怀。直到这次受邀,她笑了。俞昆从北京飞去广州,扎进实在的糖水铺。

图说:《向着亮堂那方》海报

  糖水铺里,90岁的老婆婆细火慢炖,不急不忙。遇到不想回家的小男孩,她会给他讲故事讲道理;看到小姑娘喝她的芝麻糊烫到嘴,也拍拍姑娘,“你急什么呀?”老婆婆有自己的故事,她从前欠过上百万的债,所以就来开糖水铺,糖水是甜的,做糖水的人却都是辛苦的。午夜,糖水铺的老婆婆、街角换广告牌的工人、骑车小电驴的外卖小哥……这些应该都会出现在影片中,告知孩子,当你一觉醒来,如同这座城市什么也没有改变过,但他们真的来过。儿童作家简平说,“咱们不要小看孩子们,年代发展中的每个改变,都在影响着孩子。”
  草坪前,王磊和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回望着曩昔,前者曾携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大电影发明过动画票房的奇观,“现在回头看?那是最名贵的吗?”梅子涵说:“不要否定自己10岁走过的路,20岁走过的路,那些都是咱们尽力走过的路,是咱们的人生。咱们的动画电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先做出我国水平,然后再到达世界水平。”做好动画电影的路上,就像老婆婆做糖水,兢兢业业,不徐不疾,其时不杂,既过不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